? 韩东这些日子一直在应酬,他的朋友很多,甚至还有一些外校的高三学生来找他加入各种运动。
 有些已经暗恋了韩东三年的女生在这离别之际,也按捺不住心坎的情感,悄悄地将自己想说而又不敢当面说出来的话写在一些印有特殊唯美诗意的芬芳信纸上,乘着下午扫除卫生的空隙,偷偷的塞进韩东的作业本中。
 一度有好事者做了一些相干的统计,在双塔市最近一个月里,累计收到情书最多的五人榜中,高三一班就占了三席之多。
 除了一直以来人气超高的“冰美人”林嘉仪和曾经的风云人物褚明辉外,韩东也是其中之一。
 其中林嘉仪更是“情书五人榜”的榜首,以日均十多份情书的受欢迎水平一举刷新了双塔市第一高中近十年以来无人可破的收情书记载。
 更可笑的是,有一些毛手毛脚的家伙,估量是提前的侦察工作做得不到位,竟然把筹备给林嘉仪的情书塞到了陆遥的作业本中。
 而且这种事情产生了还不止一次。
 陆遥作为新晋的校园风云人物,虽然也有人背地里暗暗的爱好着他,但是迄今为止他还没有收到一份情书。
 ……
 下午回到学校后,陆遥在教室里没有看到韩东的身影。
 因为快要放假的缘故,有些同窗在校园里找宁静的脚落看书这也并不稀奇,因为此时的教室里确切是氛围压制,不太能够静下心来看书。
 可是差不多快到放学的时候,班里的同窗已经回来的七七八八了,依旧不见韩东的身影。
 陆遥看到韩东的东西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就知道他必定还在学校。
 因为像韩东这样的学生,不会随意把自己的东西落在桌上回家的。
 陆遥在校园里慢慢的边走便运动关节,在路过学校自行车棚的时候,才看到韩东。
 底本一直以阳光帅气示人的韩东,此时坐在自行车棚的围栏上,耷拉着头,就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一样,显得没有精力。
 陆遥虽然最近和韩东说话的机遇比拟少,但是这个样子的韩东还是陆遥第一次看见。
 “东子,怎么了,怎么没精打采的?”陆遥悄悄地来到韩东身后,轻轻的拍了一下韩东的肩膀说道。
 陆遥虽然没有刻意的去暗藏行踪,但是他的脚步依旧是十分轻巧,再加上韩东此时正在想事情,被人从背后突然的拍了一次,吓得差点从栏杆上翻了下去。
 幸亏陆遥早有筹备,及时的将他一把扶住,才不至于出丑。
 韩东看清和自己开玩笑的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陆遥的时候,拍拍自己的胸口,长出一口吻道:“你吓逝世我了!”
 “怎么回事,很少见你这样魂不守舍的样子啊?”陆遥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韩东嘴上这么说,可是他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
 平日里韩东总是一副阳光帅气、心胸坦荡的样子示人,此时将那件事隐瞒下来,心里也很虚,所以不敢看着陆遥,只是将头转向一遍,淡淡的说道。
 “东子,你可还当我是好朋友,好兄弟?”陆遥持续问道。
 “这还用说!”韩东听陆遥这么说,一下子就不愿意了,猛地从栏杆上跳下来正色道。
 陆遥看到韩东的样子,心里也很是欣慰:“那就行了,我看你愁眉不展的,必定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只要是能够帮忙的,我必定帮你!”
 “这……,我说了你不许笑我!”
 “这么婆婆妈妈的可不像是我认识的韩东啊,有话直说,我不笑就是了!”陆遥尝试着用激将法。
 韩东想了一下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左右看了一下,在断定没有人的情形下,用手掩着嘴巴,在陆遥的耳边悄悄的说了起来。
 陆遥越听脸上的笑颜越残暴,到韩东说完最后一句,陆遥直接笑出了声。
 “你看你,说好了不许笑,你还笑!”韩东脸上已经红的和化了妆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在是忍不住了!”陆遥本想忍住不笑,可是还是没能忍住,大笑着说道:“哈哈,我没想到平日里总是收情书的人,竟然还惦念着给人写情书呢,哈哈,这算是你hi一物降一物吗?”
 “这有什么好笑的。”韩东被陆遥的样子弄得更不好意思了,说话的声音也大了几分。
 “好了,我不笑了,你给我讲讲,毕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美女,能够将我们视美女如粪土的韩大帅哥迷得如此神魂颠倒的。”陆遥尽力的忍住不笑,好奇的问道。
 “怎么说呢,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高中阶段这么去爱好和在乎一个女孩子,直到遇到了她,我才清楚为什么古人会说,直教人以身相许这样的话了。”
 底本还有几分扭捏的韩东,在说起这个让他心动的女神的时候,神情飞扬,仿佛这个世界除了自己,就只剩下他一样。
 陆遥和韩东是多年的朋友了,他很明白韩东的秉性,通过韩东的表示,他知道韩东这一次恐怕是深陷爱情的泥潭了。
 可现在究竟马上就要高考了,陆遥感到应当给韩东提个醒,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韩东一句话差点噎逝世。
 韩东没有看陆遥,直接说了一句:“说实话,那女孩和你的林嘉仪比起来,也是丝毫不差!”
 陆遥直接有些无语了,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没有智商可言,看来恋爱中的男人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什么叫你的林嘉仪,自己和林嘉仪可是一清二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不过陆遥可不想在林嘉仪这件事情上持续纠缠下去了,只好转移话题道:“你口中的这个那孩子是谁,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说来听听!”
 “那还是……”
 韩东将自己和那个女孩子第一次会晤的情形详细的给陆遥说了一遍。
 本来事情的来源还可以追溯到几个月前,新陆省第一次高三摸底测验的时候。
 那次测验履行的是邻校学生互相交叉交流的情势,所以双塔市第一高中和距离他们最近的双塔市职业高中进行了交流。
 当时韩东的考场也被部署在了双塔市职业高中。
 原来这么主要的测验,韩东的父母一般都会陪在他身边的,可是那段时光因为他们家生意在身外遇到一些麻烦,所以只得留韩东一人在双塔市测验,父母双双去了省外忙活。
 家里没人,回不回家都是一样,索性不回去了。
 早上考完试,韩东在双塔职高门口随意吃了些便饭,就会学校了。
 韩东骨子里就特殊的爱好篮球,所以他即便是在午休的时候,依然选择在篮球场周围的树阴下面,边听着篮球拍击在地面的声音边睡觉。
 韩东以前经常这么做,对于他而言,在篮球场边睡觉简直就是家常便饭,而且这样反而入睡更快,睡得更香。
 可是那天还真就奇了怪了,无论他怎么尝试,逝世活就是睡不着,而且越尽力越苏醒。
 尝试几遍无果后,韩东干脆不睡了,来到职高得操场上,找了一处篮球程度相对较好得场地参加了三对三得斗牛竞赛。
 在这种紧张的测验节点,能够在午休时光去打篮球的,除了韩东之外,估量没有哪一个高三的学生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虽然这块场地上得同窗球技程度相对较高,但那也只是相对而已。
 随着韩东的参加,他所在得队伍成了常胜军,没有任何一直队伍能够给他们带来哪怕一丝要挟。
 打篮球在韩东看来,是一件严正的事情,所以即便他的队伍一直博得竞赛,他依旧很认真的看待每一次交锋,从不会因为自己连胜或者什么原因故意注水。
 这也使得周围一些自以为球技很好的围观者自行的组织了很多的三人队伍来和韩东抗衡。
 而且随着竞赛的进行,周围被韩东的球技和阳光帅气的模样吸引过来的围观者越来越多。
 有眼尖得同窗看到韩东挂在篮球架上得校服,喊了一句:“他是双塔市第一高中来砸场子的!”
 瞬间,操场上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变得不在那么友善和倾佩,而是显露出了一丝敌意。
 双塔市第一高中和双塔职高两所学校离得很近,但是无论是学习成就还是体育成就,都有着天壤之别。
 双塔职高一直被对方压得抬不开端,甚至很多的家长教导自家的孩子的时候,动不动的就拿双塔市第一高中来说事。
 “你看看人家的孩子,同样是生涯在一片蓝天下,人家就能考上双塔市第一高中,而你呢,双塔市职高,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尽力,难道将来你就情愿去工地打工或者看大门?”
 “哎,我怎么有你这么个不成器的孩子,你看看隔壁王阿姨家的孩子,人家能考上双塔市第一高中,而你呢,双塔职高,我因为你都没脸和你王阿姨打召唤了,你还不知道好好学习,真是气逝世我了!”
 “……”
 这样的事情在双塔职高学生的身上产生的概率极高,所以这里的孩子本身就对双塔市第一高中的学生有种莫名的仇视。
 再加上韩东的球技还这么高明,将他们几乎全都虐了个遍,很多在场的双塔职高的学生脸上都显现出了一丝敌意。
 当然,动静弄得这么大,不可能只有职高的学生,双塔市第一高中的学生也来了不少。
 一时之间,竞赛也无法持续进行下去了,反而变成了两个学校的同窗因为小小的篮球竞赛变成了对立的局势。
 ……
 韩东今天睡不着,同样有一个人今天也鬼使神差的来到了操场。
 这个人就是这些日子让韩东茶不思饭不想的女神——蓝飞嫣。
 蓝飞嫣在双塔职高拥有着林嘉仪在双塔市第一高中一样的人气。
 此女不仅学习成就名列第一,而且更难得的是她的球技和她的成就一样出彩。
 即便放眼全部双塔职高,也没有几个男生的球技巧够胜过蓝飞嫣。
 那一天早上测验停止,吃过午饭的她原来盘算直接回宿舍休息的。
 可是躺在床上的她被篮球场上传来的阵阵喝彩声所吸引,毫无睡意。
 一种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她不自觉的来到了操场上。
 看到一个长得十分帅气的男孩子,在那里大秀球技,她一时之间,也起了争强好胜的心思。
 但是那个男孩子虽然一直博得竞赛,但是却始终坚持的比拟绅士,动作总是把持的很好,从来没有过剩的伤人的小动作。
 所以兰飞嫣作为一个女孩子,一时之间也不好去和对方进行商讨。
 直到场上的局面因为那个男孩是双塔市第一高中的学生而产生一百八十度改变的时候,蓝飞嫣站了出来。
 “你是双塔市第一高中来这里下战书的吗?”蓝飞嫣是职高的名人,所以看到她朝着场中走过来,很多人都很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
 “我只不过是来加入摸底测验的,一时手痒,下来运动运动,并没有你们所谓的挑战或者是下战书之说!”韩东如实答复道。
 说话的同时,韩东细心的端详着对方,身高一米七以上,体重粗略估算应当在55公斤左右,穿着一身黑色的活动服,将他高挑的身体烘托的恰到利益。
 一头纯天然的乌黑的秀发扎成马尾辫,随着她的步伐来回摆动,给一种充斥青春活气的感到。
 最让韩东记忆深入的是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很大,而且眼珠子还是充斥异域风情的淡蓝色,水汪汪的有种摄人心魄的感到。
 不过,韩东究竟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单单只是长相,并不能够完整让他无法自拔的爱好上对方,接下来产生的事情,才是最令他难以忘记的。
 “那好,既然这样,我向你提出挑衅!”蓝飞嫣的声音很大,而且掷地有声,操场上虽然在她出场以后还有人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但是此时她的挑衅却清明白楚的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如果你赢了,从今往后我们职高的篮球场随意你来,而且你想怎么玩怎么玩,我们的人会晤都会退避三舍。”蓝飞嫣说道:“但是如果你输了,你就要替我们扫除篮球场一周,你看怎么样?”
 “答应她,怕什么,一个女生怎么可能博得了。”
 “就是,答应她,从此让职高的篮球场变成我们的后花园,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你能做的了职高全部学生的主吗?”
 随着蓝飞嫣的话落,韩东还没表态,已经有双塔第一高中的同窗和对方再一次争辩起来。
 蓝飞嫣朝着众人做了一个宁静的手势,职高得同窗马上便不再去争辩,而是静静的看着她。
 “职高得同窗们,大声的告知他们,我蓝飞嫣能不能做得了这个主?”蓝飞嫣朝着在场合有的职高同窗说道。
 “能!”
 “能!”
 “……”
 事已至此,已经不再是韩东一个人的事情了,试问谁还没有一个母校情节,韩东面对蓝飞嫣的步步紧逼,不再迟疑,爽直的答应道:“好,我就和你来一场比试,你的条件我完整答应,而且看在你是女生的份上,我让你两球!”
 “就是,让你们两球,也好让你们输的心服口服!”
 “我们双塔一中从不占人廉价!”
 一时之间,双塔一中的同窗声浪完整压过了职高的同窗。
 蓝飞嫣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去计较什么让不让的事情,只是说了句:“我先来进攻!”
 一对一斗牛,不许抢篮板,如果进攻失败,则马上换发球,由对方发起进攻,但是如果进攻得手,则进攻方再次由三分线外发起进攻。
 蓝飞嫣是进攻方,所以先由她发起进攻,韩东负责防守。
 从小就接触篮球训练,蓝飞嫣的技巧让韩东大吃一惊,什么左右手运球,花式穿裆运球、体前交叉步变相等等都很熟练。
 不过,韩东信任男女的力气和体力究竟是有差距的,他对这场竞赛完整有信念。
 可是让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蓝飞嫣的第一次进攻,竟然使出了男女单挑最为忌讳的背身单打加半转身进攻。
 因为防守背身单打和半转身的时候,很多防守者都会选择将双手或者双肘架到对方的背部,只要可以避免对方的力气试探和突然发力。
 但是如果是女生的话,背身单打倒是还好,但是半转身之后,以韩东的身高,双手刚好会触摸到对方的胸前那对小白兔。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依旧会很失体面。
 所以韩东在蓝飞嫣突然半转身之后,大吃一惊,强把持身材向后退了一步。
 就是这一退,让他完整失去了防守重心,蓝飞嫣一个轻松的交叉步就将他过了个清洁,随后低手上篮,球应声入网。
 加上之前韩东“大言不惭”让出的两球,比分变成了3:0。
 接下来,第二回合,蓝飞嫣接球后,背身单打持续向前推动。
 韩东惧怕对方故技重施,所以防守的时候,可以的和对方坚持了必定的距离,这样好让自己有盘旋的余地。
 可是没想到,这一次蓝飞嫣在推动到三分线一里一步的的距离,直接选择了急停跳投。
 这一下大大的出乎韩东的预感之外,他没想给出的一步距离恰恰让对方有了足够的出手空间,而且对方竟然还用上了大多数男生都很难做到的急停跳投。
 球再一次应声入网,比分变成了4:0。
 最后一球,是韩东最为狼狈的一球。
 惧怕对方的背转身进攻,同时也惧怕对方的急停跳投,韩东将防守的距离把持在了半步之内。
 可是这一次,蓝飞嫣竟然依附几次重复的半转身加假动作虚晃,然后再半转身再虚晃,直接将韩东的防守脚步打乱,重心不稳。
 最后若不是强行用手扶了一下地面,估量必定会摔出一个很难看、很不雅的动作。
 蓝飞嫣伺机一个体前交叉变向,轻松的晃过了韩东,再一次低手上篮。
 “唰!”
 比分被定格在了5:0的结局。
 韩东和所有双塔一中的学生傻眼了。
 “记得下周一放学后,来我们学校扫除卫生哦!”蓝飞嫣留下这句话后,也不逗留,在所有人的目送下,缓缓地分开了操场。
 说实话,起初的时候,韩东还有一些赌气,对方最后的姿势有些过于傲慢了。
 可是后来真正的去扫除卫生的时候,韩东便不再有这样的想法了。
 因为每天蓝飞嫣都会陪着韩东一起将职高的操场扫除的干清洁净。
 而且在扫除的进程中,两个人还就当前NBA联盟的情形做一番讨论。
 从已经退役的联盟巨星比如飞人殿下乔丹、logo男杰里韦斯特、指环王比尔拉塞尔、人类电影精髓威尔金斯、大鲨鱼奥尼尔、万人迷科比,再到现在联盟第一人詹姆斯,再到逝世神杜兰特、库昊天库里、甚至到新近联盟大放异彩的米歇尔、西蒙斯、恩比德和塔图姆。
 总之两人在一周的时光里,几乎将所有的NBA球星都讨论了一遍,虽然偶尔有不同的观点,但是来个两人总是乐此不疲的讨论着。
 这一周时光变成了韩东这高中三年里最快活的日子,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女生竟然会如此懂篮球、爱篮球。
 底本在韩东心中预计会特殊难熬的一周时光,却如白驹过隙一般,悄悄地从指尖溜走。
 一周以后,两人再也没有机遇当面一起聊过NBA。
 想起这段时光的相处,韩东对蓝飞嫣的怀念犹如荒野的野草一样,一发不可整理。
 从那以后,韩东一放学就往职高的校门口跑,躲在很远的处所偷偷的看蓝飞嫣。
 一项光亮磊落无所害怕的韩东,唯独在面对情感的时候,胆子变得很小,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对方。
 陆遥平日里看着韩东和朋友们你来我往,欢声笑语。
 却不知道本来韩东还有阅历过这么一出,不过通过韩东的描写,陆遥对这位爱好篮球,和韩东志同道合的奇女子也发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直到今天大家马上要毕业了,韩东才开端为此犯愁起来,因为高考以后,大家很有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一面了。
 “东子,大家都快毕业了,你真的盘算就这样一直闷在心里吗?”陆遥知道此时韩东最缺的就是朋友的激励,于是边说道:“要不我陪你再去一趟双塔职高,说不定你们还能够成绩一段佳话呢!”
 “这……”
 “你没谢绝,就是答应了,就这么定了,明天放学后,我陪你去双塔职高找蓝飞嫣,怎么样!”韩东有些迟疑,陆遥也看出来了,索性直接替他做主了。
 两人商定第二天放假以后,一起去职高找蓝飞嫣,将韩东的心迹表明。
 成与不成给句痛快话,这样也好让韩东安心的去筹备接下来的高考。 本站所有小说均起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略你的权益请接洽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